欢迎进入上海某某电子仪器有限公司网站
全国服务热线
021-49393958
写《茶馆》前也曾笔下枯窘
时间: 2019-08-29 12:40 浏览次数:
北京人艺新版《茶馆》剧照TAKEFOTO供图 北京人艺版《茶馆》节目单 ▌杨庆华 “笔下枯窘”的失败 《龙须沟》的成功,增强了老舍话剧创作的信心,奠......

  北京人艺新版《茶馆》剧照TAKEFOTO供图

  北京人艺版《茶馆》节目单

  ▌杨庆华

  “笔下枯窘”的失败

  《龙须沟》的成功,增强了老舍话剧创作的信心,奠定了老舍和北京人艺的密切关系。紧接《龙须沟》之后,1952年2月下半月,老舍开始动笔写反映“三反”、“五反”运动的剧本《两面虎》(后改名《为团结而斗争》、《丁经理》,演出时定名《春华秋实》)。剧本的主角是北京一家私营铁工厂的资本家,写他的家庭在运动中的变化。剧本初稿交到北京人艺导演欧阳山尊手中,由此开始了漫长的修改过程。1952年夏,欧阳山尊带着30多个演员到天桥大众铁工厂体验生活,老舍将已修改了六次的剧本带到工厂,念给工人听。2016年11月3日,北京人艺老编剧蓝荫海接受笔者采访,披露了《春华秋实》的点滴情况:

  老舍对工厂生活不熟悉。我们和工厂开联欢会,老舍也去了。工人欢迎老舍讲话,老舍说,别叫我作家,我就是坐在家里写字的,我叫写家。我不知道车间是什么,我原以为两个车轱辘正当间叫车间呢。今天我知道了,你们干活装机器的大屋子叫车间。

  《春华秋实》的剧本从初稿到开排时定稿,修改了十次。每一次都是从头至尾重写一遍。上至中央领导,下至演员,所有人都参与讨论,帮助修改。于是之回忆道:“当老舍先生把初稿读给我们几个年轻人听的时候,我们的直觉是爱演这个戏,因为在听的当中我们已经喜欢上了戏里面的几个角色。可是,谁又知道我们每个演员的心里还藏着一个‘批评家’呢!等到向老舍先生提意见的时候,演员的我们便让了位,这位‘批评家’就挺身而出起了作用:建议要写检查组的活动,似乎不如此便不足以表现‘群众力量’等等,不一而足。而那些意见,究其实质,不过是让作家不要写人物,而去报道、图解一个运动的过程罢了。”

  1952年12月1日,北京人艺按照老舍修改的第十稿开排《春华秋实》。12月12日,《春华秋实》一、二幕连排,老舍来看连排,与演员交流时说:“我写这个戏与大家合作很愉快,愿意干到底!虽然原稿几乎完全被打碎,但我没有害怕,热情比害怕更有用。功到自然成,写十遍不算多。”12月27日,《春华秋实》彩排,领导和专家们来看,提出:“还须表现出‘五反’运动的胜利是工人阶级的胜利,否则剧本的结局必会落到大家一团和气,看不出为什么‘五反’运动足以给国家的经济建设铺平了道路。”老舍顺着这个意见,又重新改了两遍,写成第十二次的稿本。

  1953年4月11日,改了又改的《春华秋实》正式公演,反响平平。四个月后,导演欧阳山尊给全体演职员作总结报告时说:“我们怕在政策上犯错误,很怕这点,于是就拼命死扣政策……老舍先生很虚心地接受我们的意见,但虚心过火了,写出来的东西好像是把人物给贴上去似的。”

  1954年,老舍参观了北京西郊的建筑工地,访问了工人和干部。1955年2月,老舍开始动笔写《青年突击队》,内容是描写青年突击队在建筑工地上发挥的积极作用。这个剧本从搜集材料到初稿完成,老舍始终和工人们保持着密切联系:与他们会谈,给他们朗读剧稿,请他们提意见。星期日,工人们到老舍家中,做整天的讨论。老舍说:“跟工人们接触,给了我很大的愉快。”

  于是之饰演突击队队长刘海清,他回忆道:“老舍跟我们研究剧本,他突然发问:‘这篇稿你们看书记写得像不像?我不懂,我是按照我们文联的一位党员写的,你们看看,行不行?’”老舍的剧本里,还加上了____的红线,写隐藏的特务阴险狡猾,____地破坏胜利果实。

  对于老舍的这个剧本,于是之在剧院会上说:“不是真正的喜欢,大家都有将就思想,可是为了任务就需要演下去,希望大家都关心剧本修改。”《青年突击队》剧本从初稿到定稿,反复修改花费了近一年时间,1956年2月20日,《青年突击队》公演,观众反应平淡。老舍在一篇文章中总结失败的原因:“主要原因是知道得太少,无从选择,无从去想象……专注意一件事和几个有关的人物,越写越觉得笔下枯窘,不能左右逢源。越没有可说的,便越想去拼凑一些东西虚张声势,拼凑来的东西很难有戏。我的《青年突击队》失败了,其原因就在我只接触到一个工地的工人……”

  《茶馆》的命运起伏

  《春华秋实》和《青年突击队》接连受挫,并没有阻挡老舍创作的热情。1956年8月,老舍完成了《茶馆》剧本的初稿(当时尚未定名),来到北京人艺读给曹禺、焦菊隐、欧阳山尊、赵起扬、刁光覃、夏淳等听。这个剧本从戊戌变法开始,一直写到新中国成立后的普选,主线人物是主张实业救国的秦仲义一家。其中第一幕的场景是清末的一家茶馆。曹禺等听了剧本后,一致认为第一幕茶馆里的戏非常生动精彩,以后几幕较差。后经他们研究,认为可以以第一幕为基础发展成一个戏,因为通过茶馆这样一个地方,是能够反映整个社会的变迁的。曹禺、焦菊隐、赵起扬带着这个想法到老舍家中与之商量。老舍听后说:“好!这个意见好。”“我三个月后给你们交剧本!”老舍说到做到,三个月后,果然完成了这部传世之作,名为《茶馆》。10月30日,院领导及艺委会在剧院前厅二楼北侧会议室,听了老舍朗读他的新作《茶馆》,一致认为第一幕很精彩,曹禺评价说:“够古典水平。”

  1957年12月2日,北京人艺205会议室,老舍先生向全体演员读他的新作《茶馆》。读完剧本后,演员开始申请角色。由此,《茶馆》的体验生活和排练开始。《茶馆》的导演是焦菊隐和夏淳。刚刚在“_____中被“保护过关”的焦菊隐,在一篇手稿中,形容《茶馆》第一幕是“一篇不朽的巨作”,称赞老舍“在短短十分钟的戏里,同时刻画了几十个浮出纸面的活生生人物”。

  1958年3月29日,《茶馆》首演,在观众叫好声中,各种非议也接踵而来。《读书》杂志刊登署名文章《评老舍的〈茶馆〉》,认为“全剧缺乏阶级观点,有浓厚的阶级调和色彩……究竟有多大的现实教育意义!”

  1958年7月10日,文化部一位副部长来到北京人艺,在剧院党组扩大会上谈“关于剧院艺术创作的倾向问题”,批评剧院领导在组织创作和演出中“不是政治挂帅而是专家挂帅”,“不大注意政治,不大注意内容,有点过多地追求形式”。他说:“《茶馆》第一幕为什么搞得那么红火热闹?第二幕逮学生为什么不让群众多一些并显示出反抗的力量?”并提出“一个剧院的风格首先是政治风格,其次才是艺术风格。离开了政治风格讲艺术风格就要犯错误”、“焦菊隐的斯坦尼是资产阶级的……”《茶馆》的演出被迫停止。

  新生活的歌颂者

  《茶馆》停演了,剧院觉得对不起老舍。没想到不久,老舍又给剧院送来了新作《红大院》。剧本反映北京一个落后大杂院在1958年初夏街道整风之后发生的变化,记录了城市人民公社这一新鲜事物。老舍只用了两个星期完成《红大院》初稿,北京人艺不到一个月就排出来公演,向国庆九周年献礼。苏民饰演的耿兴九,在戏中有一段台词,表现了___时期人们的高涨情绪:“男女公社社员,这才几个月呀!谁也不再去计较个人眼前的小事了,都想着集体,想着大家,想着公社——咱们这个大家庭!这是党,是___把咱们从一个小院子里头领到通向____的大道上来了!可是,我们不能停在这里站着不动;我们要顺着这条大道,迈开大步朝前走!社员们,同志们,____就不远啦……”

  老舍给北京人艺写的剧本中,《红大院》是比较弱的一部,更像是活报剧。老舍事后反思道:“写它的时候,导演、演员和我都的确一齐摩拳擦掌。可是,只顾了摩拳擦掌,而没大管创作规律。首先是,我自己的生活不够。怎么办呢?好吧,戏不够,大家凑!于是,就凑成一出向去年国庆献礼的戏。我感谢导演和演员们跟我协作,可是不大赞同用极短的时间大家凑戏,又用很短的时间排演,事件容易凑,人物的动作恐怕不易凑出来。”

  《红大院》的第一轮演出还未落下帷幕,老舍又拿出了新作《女店员》。1958年,北京市西城区护国寺出现了一个妇女商店,老舍见此光景,万分高兴,就想起写“女店员”来。导演梅仟和演员们听了老舍的剧本,都很高兴,感到这个本子清新、喜悦、蕴含着力量。3月21日,《女店员》公演,反映很好,场场爆满。

  从1951年的《龙须沟》,到1959年的《女店员》,平均每隔不到一年,北京人艺就会上演老舍的一出新戏。此外老舍还为北京人艺写过话剧《一家代表》和《过年》。在这两出戏中,前者是排演了但没能上演,后者则是没有排。

  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”老舍的话剧作品,充满着对新社会强烈的爱和感情。老舍的笔墨,紧跟着变动着的社会新生活。老舍说:“我热爱今天的一切,因为它与我记忆中的往事是那么不同,我无法不手舞足蹈地想去歌颂今天。”

Copyright © 上海某某电子仪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全国服务电话:021-49393958   传真:
公司地址:

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
电话
服务电话:
021-49393958
微信

微信公众号